官网下载-辽足欠薪案球员一审胜诉,但想要到钱依旧困难

官网下载-辽足欠薪案球员一审胜诉,但想要到钱依旧困难

特约记者张翰然报道日前,前辽足球员、教练、队医等工作人员向沈阳市和平区法院提起诉讼,讨要欠薪一案一审已经有了结果,首批18名起诉者胜诉,本案代理律师王金兵和原辽足门将郭纯全均证实了这个消息。不过,由于败诉方辽足俱乐部早已资不抵债,无法履行偿还责任,本案遭遇了执行难问题。据了解,辽足原工作人员已更换了律师团队,准备再次起诉讨薪。首批18人胜诉辽足欠薪案中,提起诉讼者共计32人,其中球员11人,教练14人,队医及其他工作人员7人,涉及金额超过3000万人民币。由于每个人的诉讼金额不同,所以,承接此案的辽宁瀛沈律师事务所是分人、分批向法院提起诉讼。代理律师王金兵透露,在约一个月前的宣判中,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宣判第一批讨薪的18名原辽足人员胜诉。起诉中,原告方请求法院判定宏运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他们表示,在起诉至法院前,他们曾向中国足协仲裁委递交过仲裁申请,但仲裁委以辽足俱乐部已经被取消注册资格为由不予受理;他们也向辽宁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过劳动仲裁,同样不予受理。败诉的辽足俱乐部负责人在庭审时承认欠薪事实,不过,他同时表示,按照《中国足协章程》,足协要对辽足俱乐部进行财务审查,每年辽足参加中甲、中超还要进行资格审查,所以,辽足俱乐部的财务是独立的,宏运集团只是辽足俱乐部的赞助方之一,辽足俱乐部至今还拖欠宏运集团很多钱。宏运集团在递交的书面答辩状中提到,辽足俱乐部每年要经过中国足协严格的财务独立审计,如果没有财务的独立性,将取消参赛资格。宏运集团与辽足俱乐部都是独立存在的有限责任公司,不存在交叉持股现象,都具有法律上的人格独立性。之所以出现今天的情况,是宏运集团本身已经无能力再对辽足俱乐部进行投入。要到钱依旧困难赢了官司,可谓初战告捷,但代理律师王金兵却很无奈,“第一批18个人胜诉了,估计余下的14人也会胜诉。但败诉的辽足俱乐部早已资不抵债,濒临破产,哪有钱还啊,队员们的工资目前无法要回来。我们已经和当事人协商,不会再代理他们的案子了,他们将更换律师团队,继续上诉讨薪。”王金兵之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辽足队员们想要讨薪,只能向宏运集团要钱。只要能证明辽足俱乐部和实际控制人宏运集团存在公司人格混同,那么即使辽足俱乐部破产,无力偿还欠薪,宏运集团也有责任补发球员被拖欠的工资。正常运作下,一家俱乐部的投资人出资到位,资金运作很规范,最终破产的话,那么这个企业正常经营行为的确可以画上句号。不过,从辽足俱乐部之前的经营行为来看,它们和宏运集团有牵扯不清的关系。所以,一旦走法律途径,球员的讨薪对象应该是宏运集团。从目前来看,败诉的是辽足俱乐部,所以,队员们依旧无法拿到欠薪。胜诉了,但想要回工资仍是巨大的难题,原辽足门将郭纯全表示:“我们更换了律师团队,准备继续走法律程序,继续告宏运集团,要他们承担偿还欠薪,我们会坚持下去。”当谈到对于要回欠薪有多大信心时,郭纯泉说:“虽然知道很难,但我还是很有信心的。目前国内这么多俱乐部恶意欠薪,这种风气不应该被助长。”谈到下一步的做法,郭纯泉表示除了继续走法律程序外,队员们还会联合起来找相关部门继续反映问题,“现在看找中国足协没什么用,找了很多次也不受理,我们将向上级部门反映,希望能够引起重视,解决问题。”辽宁省体育局拥有辽足俱乐部20%的股份,辽足部分球员一直向他们反映问题。省体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宏运集团与辽足俱乐部有专门的部门处理欠薪问题,目前最合适的办法还是走法律程序。据悉,辽宁省体育局一直在想办法,协助安排宏运集团、辽足俱乐部和队员、教练们解决相关事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oftware-phile.com